字号:

DOTA2玩家漫谈:来说说中国电竞开端之路

时间:2018-07-03 14:49:21 作者:watt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8年前,有不少中国职业选手都不愿相信,一个电竞比赛的奖金数额竟然能高达上百万美元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们最终与TI1失之交臂。尽管在今天看来,这些职业选手当年多半是吃了所谓的“文化亏”。

8年前,有不少中国职业选手都不愿相信,一个电竞比赛的奖金数额竟然能高达上百万美元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们最终与TI1失之交臂。尽管在今天看来,这些职业选手当年多半是吃了所谓的“文化亏”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百万美元的奖金放在那个时候确实是一个天文数字。毫不夸张地讲,是V社举办的国际邀请赛,正式拉开了现代电子竞技的帷幕。不过,若我们把目光放的更长,其实不难发现,电子竞技早在多年之前就进入了玩家生活的方方面面。ESWC、CPL、WCG,每个比赛都汇聚了千万观众的目光;《星际争霸》、《雷神之锤》、《FIFA》,每个游戏的大名都如雷贯耳。在那个网络并不发达的年代,玩家们凭借着对游戏的热爱,从全球的各个角落汇聚到一起,中古电竞的开端之路也就此开启。

从1972到1990:电子竞技的萌芽期

追根溯源的讲,世界上最早的电竞比赛发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。在斯坦福大学的人工智能实验室里,十几名理工科学生使用PDP-10电脑,组织了一个名叫《泛银河系太空大战奥运会》的比赛。虽然这个赛事的名字听上去十分霸气,但最终的奖励却仅仅只有一整年的滚石杂志。至于比赛项目,则是在1961年由麻省理工学院学生史蒂夫 · 拉塞尔设计出的《星球大战》。不过,这群电竞行业的老前辈不光号召同学积极参与比赛,同时还制定了电竞史上最早的比赛规则——既有大乱斗,也有团队模式,算是给后来者提供了不少灵感。但非常遗憾的是,由于缺乏可持续性的目的和成规模的赞助,《泛银河系太空大战奥运会》很快就变成了历史的尘埃。好在直到今天,像这种有着“朋友聚会”性质的电竞比赛依然存在。如果把办在别墅里的“巅峰联赛”看作是对前辈的致敬,其实也未尝不可了。

在那个狂气四溢的70年代,举办电竞比赛无疑是一个非常前卫的行为。而在雅达利横扫北美市场后,资本市场第一次注意到了电子竞技的广阔前景。从1981年起,到1983年的“大崩溃”为止,雅达利在北美举办了多次比赛。其中最著名的,就是“太空侵略者冠军赛”,这次比赛的参与选手多达万人以上,算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记录了。这之后,虽然雅达利随着“大崩溃”销声匿迹,但电子竞技却呈现出越来越火的趋势。在日本崛起,之后很快占领美国市场的任天堂在1990年举办了首届“任天堂世界锦标赛”。这次比赛所使用的,是当年风靡全球的任天堂FC主机,比赛项目包括《超级马里奥兄弟》和《俄罗斯方块》。当然,游戏厂商办比赛的目的也非常明确——当然是为了提高主机与游戏的销量。即便放在今天,这样的套路也是屡试不爽。到了次世代平台,微软就曾为自家的《光环》举办过正儿八经的电竞比赛。而在Switch发布后,任天堂也有通过《喷射战士2》重返电子竞技的意思。

从1997到2010:电子竞技的青葱岁月

伴随着硬件设备的更新换代,游戏的图像质量越发优秀,制作者已经可以在2D画面中表现出极为复杂的场景设计。同时,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让玩家们可以在个人电脑中实现真正意义上的“网络对战”。而这一切,则让电子竞技步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。在这个时代中,有三大赛事值得铭记,他们分别是WCG、ESWC和CPL。同时,有三个比赛项目也值得一提,他们分别是《反恐精英》、《星际争霸》与《魔兽争霸3》。

1997年,职业电子竞技联盟(CPL)由安吉 · 穆洛兹在美国建立。三年过去,首届世界电子竞技大赛(WCG)于2000年在韩国龙仁正式开打。又是一个三年后,第一届ESWC在法国普瓦捷举行。在最初的几年里,CPL专精《反恐精英》,WCG钟情于《星际争霸》。而ESWC,则第一个将《魔兽争霸3》带入了电竞的舞台。这之后,除了CPL依旧对《星际争霸》没什么兴趣外,其他两个都把这三款游戏当作每一届赛事的固定项目。相信中国大多数的80后与90后,也是在这个时间点与电子竞技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对于中国玩家来说,CPL算是一个比较陌生的组织。但其实,他们不仅组织了北美和欧洲最早的CS比赛。就连像液体、NIP这样的老牌俱乐部,也和CPL有一定的关系。当时,游戏公司对于电竞的态度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大包大揽,电竞组织有不少都是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野蛮生长。CPL制定了最早的CS比赛规则,并将它推向世界。早在2005年,CPL就计划举办一个总奖金突破100万美元的联赛,也就是后来的“世界巡回赛 2005”。梦想一步步实现,但问题也接踵而至。2008年,CPL宣布中止营运。虽然在两年后,这个组织有过诈尸的迹象,但其影响力在今天已经完全消失。不过,悲剧并不会因此结束。

谈到WCG,中国玩家最有发言权——我们的天王盖拿下了惊天动地的两年冠。除此之外,Moon、瓜比、Fly、韩国的几个鬼王,他们就是最初的电竞明星。当然也不能忽视星际争霸。中国诞生出了PJ、罗贤、F91,韩国也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本座。论影响力,WCG比CPL更大,论寿命,WCG也比CPL更长。直到2014年,WCG才寿终正寝。关于WCG关门的原因,现在多数人都把它归结于三星撤资。但联系到大环境,原因或许没有简单。WCG当初曾自比“电竞奥运会”。但说到奥运,其实它的日子也不好过。观看人数下跌,承办国难以寻找。或许WCG的消失,在某种意义上其实是大势所趋。毕竟玩家们的兴趣已经被细分到不同的领域。虽说都是玩游戏的,但玩王者荣耀和玩CS:GO能是一回事吗?近年来,被戏称为“马云杯”的WESG有复活WCG的意图,高额奖金也吸引了很多有实力的选手,但比赛却始终不愠不火。

最后一个ESWC,作为一个后来者,自然就要用新奇的项目去吸引观众。是不是第一个吃DOTA这只螃蟹的,目前没有定论,但毫无疑问的是,ESWC走在时代的前方。Dendi、Mushi,以及国内的大部分DOTA2老将,几乎都曾经在ESWC中取得过不错的成绩。而与上面两个不同的是,ESWC活到了今天。而和过去一样,喜欢尝鲜的ESWC也正在策划有关PUBG的比赛。

人在年轻的时候多少都会有点理想主义的倾向,电竞在这个阶段也是如此。那个时候,不论是职业选手还是观众,亦或是赛事主办方,都想得到所谓“主流社会”的认可。电竞被央视报道,电竞被国家体育总局认可,电竞加入亚运会室内项目——只要“主流社会”点点头,我们都会乐的花枝乱颤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喊电竞入奥的声音越来越小,“主流社会”的意见也不再重要。因为玩家们逐渐发现,想要获得“主流社会”的认可,就必须阉割掉电子竞技从70年代以来所携带着的那股“狂气”。典型的例子就是暴雪,从血腥暴力少儿不宜的魔兽到充满了政治正确的守望先锋,阉割的结果就是无聊。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,对于游戏公司而言,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把死掉的员工或玩家做成游戏里的角色,也不是针对渐冻症、自闭症、艾滋病等疾病在游戏中举行各自各样的活动,从而迎合“主流社会”的看法。玩家只是来杀几个怪,打几把牌,能不能不要把一切都弄的那么复杂。总而言之,暴雪和他的那套“人文关怀”在今天越来越不得人心。正如我不关心上海龙连输了多少场比赛一样,我也不关心暴雪的下一步棋。

电子竞技在中国,我们熟悉的人与事

文章的上半部分几乎没有提到有关中国的内容,但这并不代表中国在电竞发展史中处于缺席的状态。不过,由于国内的开发商更钟情于“来钱快”的网络游戏,国内的赛制组织者在2010年前也缺少大型比赛的组织经验,因此这两者都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内。

中国电竞史上第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,自然就是完成了WCG两年冠的SKY。李晓峰的辉煌历史、李晓峰的经典战术、李晓峰的人生轨迹,早已经被所有中国玩家烂熟于胸,在此就不再赘述。而让笔者最感兴趣的,则是李晓峰在退役后的一次次尝试。相信每一个网吧少年在进入职业圈之前,都会被自己的父辈问到一个颇为尴尬的问题——不打游戏后,你还能干什么?在直播行业如火如荼的今天,这似乎不成问题。但在当年,这却是一个无解的难题。而在SKY退役后,他接过大大小小的游戏广告(其中就包括了那个受人诟病的《神仙道》),也和厂商合作过很多线下活动。除此之外,他也组建过自己的战队,并且在近年拥有了自主品牌——钛度。从这一连串的经历,不难看出SKY为了寻找最适合自己的一条路,可谓是煞费苦心。

不过,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会经历SKY的阵痛。在DOTA圈能和饭皇做朋友,2009的智商和情商自然是高人一等。当时,身兼数职的2009在人气处于巅峰时期急流勇退。不像SKY走了那么多的弯路,2009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锁定了自己的目标。先用自己冠军队长的身份聚拢人气,再通过视频内容扩大影响力,最终在淘宝店收割粉丝。直到直播行业降临前,“09模式”无疑是退役选手的首选。看看LOL那边,无数选手走的都是退役、开播、卖饼这条路。

与所有行业一样,成功者永远是少数。在我们平时看不见的地方,无数对电竞充满了期望的热血青年最终都选择离开。但最终,只有胜利者的名字会被人铭记。文章的最后,笔者想感谢的是那些默默无闻的贡献者——几乎每个比赛的顺利承办,都少不了志愿者的帮助;每个游戏社区的兴旺,都离不开那些无偿的内容输出;每个激动人心的瞬间,除了聚光灯下的主角,背景板们也自然重要。最后,还有你——是玩家们对电竞的关注,让它走到了今天。
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Dota2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