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号:

前Mski教练控诉:Mineski就像是一个邪教

时间:2018-10-31 15:51:10 作者:vpgame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() 【投稿】
文 章
摘 要
不过近日,曾在Mineski、Entity Gaming(印度DOTA2战队,2016年成立,2018年10月16日解散)和GESC有过工作经历的教练、分析师Anthony Hodgson在推特上分享了自己过去几年的经历,糟糕的生活环境、犹如邪教的公司文化以及长期的欠薪,让他对东南亚电竞失去了信心,甚至有了心理阴影打算离开DOTA2领域。

对于很多有志于从事电竞行业,但游戏水平不够的玩家来说,成为俱乐部、赛事方的工作人员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,能够近距离接触电子竞技最基础的一面。

不过近日,曾在Mineski、Entity Gaming(印度DOTA2战队,2016年成立,2018年10月16日解散)和GESC有过工作经历的教练、分析师Anthony Hodgson在推特上分享了自己过去几年的经历,糟糕的生活环境、犹如邪教的公司文化以及长期的欠薪,让他对东南亚电竞失去了信心,甚至有了心理阴影打算离开DOTA2领域。

关于Entity Gaming(2018年6月-2018年10月)

在大约两周前,Entity Gaming解散了旗下的DOTA2战队。这支队伍在TI8东南亚预选赛上拿到了第四名的成绩,不算很差。但是新赛季开始,他们在预选赛中的成绩一塌糊涂,随后决定更换阵容,但是迟迟无法确定成员名单,基于成绩和投资考虑,Entity战队解散。

而当时距离Anthony和Entity签下的为期一年的教练合同才过去了两个月。按照合同上的条例,队伍解散需要提前一个月进行通知,并且需要支付一个月的工资作为遣散费。但是Entity并未支付任何人遣散费。经过谈判,最终Entity同意支付给Anthony半个月的工资作为遣散费,据Anthony了解,其他选手至今都没能拿到任何补偿。

关于GESC(2017年9月-2018年5月)

GESC是东南亚地区的一个赛事主办方,曾在上个赛季举办过印尼站和泰国站两个Minor赛事。而由于原本邀请的解说鸽了,Anthony受邀担任了印尼站和泰国站解说。但是在印尼站结束后,他并未受到解说的酬劳,其他解说、主持也一样。

虽然有预感泰国站的报酬可能也拿不到了,但是所有解说、主持等工作人员还是尽职尽力地完成了工作。果不其然,泰国站也没拿到解说费。

关于Mineski(2016年10月-2017年10月)

Mineski并没有发生拖欠薪水等问题,但Anthony对其他方面提出了控诉。

首先是公司文化,Anthony感觉Mineski是一个邪教。他不被允许和可能的竞争对手进行交流(比如说TnC和解说艺人公司Tier One),而且所有Mineski的工作人员都被要求十分尊敬大老板。

其次是个人待遇,在Mineski成绩好的时候,Anthony经常收到领导的邀请共进晚餐。但在Mineski成绩变差后,就没人搭理他了。

某次休假因为生病,Anthony晚归队了,结果发现Mineski已经进行了一波人员调整,也找了新教练,他被下放到二队Happyfeet担任教练。再之后随着成绩变得更差,Anthony的待遇进一步变差,比如说没有冲水马桶,满是蟑螂和蚊子的新住所。

最后是对待员工的态度。Happyfeet选手的月薪水是150美元,低于菲律宾的最低工资标准。而这支队伍曾经参加过一些线下赛,为俱乐部赢得了几笔奖金。

2017年ROG大师赛前夕,主办方发现线下赛的电脑不够了,就去Mineski借了一些电脑。结果导致Mineski的CSGO分部成员没有足够的电脑,不得不去网吧训练,而那个月他们有三个线下赛要参加。

目前GESC、Mineski和Entity都还没做出回复,我们也无法确认Anthony所述的内容是否有失实的地方。但如果属实,Anthony就为我们揭露了电子竞技产业当中令人痛心的一面,这个产业还相当不成熟,不够规范。过去的中国电竞是这样,现在的东南亚依旧如此吗?这是一个残酷的行业,但不应该是一个冷血的行业。


手机看攻略,电脑玩游戏两不误!
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~
下载17173APP
【Dota2】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